79号议案是个别议员公共法案

郭晓明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黄素梅议员(右)

安大略省2016年的79号提案是一个个别议员法案(Private Member’s Bill),这个提案由黄素梅议员提交省议会审议。个别议员法案很容易和私人法案(Private Bill)相混淆。个别议员法案是相对于政府法案和委员会法案而言,是根据法案提出人不同来划分的。个别议员法案由某个别议员提交,而政府法案由内阁部长提出,委员会法案由各个领域的常务委员会提出。私人法案是相对于公共法案而言,是按照法案的适用范围来划分的。公共法案适用于全体公民。如79号法案就是一个公共法案,该提案就是要全体公民认识一个重大的历史事实,是为了建设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是强化加拿大1982年《权利与自由宪章》的人权理念,关乎全体公民和全加拿大的社会文化建设。而私人法案仅涉及某个人群,无关其它公民。如退伍军人福利的法案,只是关于退伍军人。

个别议员法案成功获得通过的几率极低,尤其是安大略省,其通过率低于其它省份。从1990年到2010年这20年间,安大略省议会接到了1508个个别议员议案,仅69个最终生效,成功率仅有4.6%。 这个成功率已经是大跃进了。1976年到1990年仅有9个个别议员议案获得通过,而1976年之前的20年没有一个个别议员议案通过。

个别议员议案成功率极低的原因之一,是议会程序仅给这些议案即少的时间讨论。甚至根本不进入议事日程。议会每天议程的安排,是否排得上79号议案,这是需要据理力争的。如加拿大通过M-103动议,是为了加拿大社会极端主义思潮的问题而通过的。二战中欧洲有希特勒屠杀,远东有南京大屠杀。在为了维护加拿大多元文化,在极右种族主义抬头的今天,通过79号议案显然有紧迫性。如果省议会中有跟多的议员意识到这一点,79号议案就有可能尽早提到议会的议事日程中。

但是,这并不是说没能被采纳的个别议员议案没有任何作用。79号议案提交议会本身,就是引起社会一定的关注,就对社会认识南京大屠杀史实起来一定的作用。张纯如20年前就出版了她的名著《南京大屠杀》,唤起了广大和平人士的关注。但是,西方主流媒体保持沉默。这次79号议案,加拿大主流媒体也保持沉默。79号议案提出,就打破了加拿大主流媒体的沉默。主流媒体保持沉默是79号议案迟迟没有通过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果主流媒体积极评论肯定这个重大历史事实的重要性,估计79号议案早就通过了。公众舆论配合议会辩论才能促进提案通过。但79号提案的消息被局限在华语圈里,华人声音难以在英文媒体发声。

2017年10月26日上午10时40分左右,Lambton—Kent—Middlesex选区的保守党议员Monte McNaughton在省议会中提议立即通过79号议案,结果遭到大多数反对。我希望大选在即之时,大家能给自己选区省议员写信,敦促自己选区议员通过79号议案。选举之际选民声音比较容易进入议会。79号议案没能被通过原因之一,就是在议会中积极推动的议员还不够多。我们促进79号议案通过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教育议员们和广大社会认识南京大屠杀的行动。这个效果不因为79号议案是否被通过而有所减少,而其效果的大小和我们的行动力度成正比。

主流媒体沉默和大部分议员不积极,是很多人没有认识到南京大屠杀这个历史事件的残酷性。我们各个中文学校应该让家长和学生到自己的公共图书馆借阅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一书,登记排队借,图书馆没有进书的就大家提议进书,我们要教育我们的后代记住南京大屠杀,也要使得广大社会对南京大屠杀有了解。公共图书馆是让社会认识南京大屠杀史实的渠道之一。

无论是个别议员提案,还是政府提案,还是委员会提案,都可以是私人提案或者公共提案。然而,很多人把私人议案和个别议员议案混淆了。我参加两次南京大屠杀80周年活动,听到过两次发言中提及本选区华裔选民的词语。这是混淆两种提案的结果,以为79号议案只是为了华裔的私人议案。这不是。79号议案是人类良心的议案,是教育我们后代珍惜平等宽容没有种族歧视的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是一个公共议案。

个别议员议案往往由于新一届议员选举而无疾而终。2018年6月7日是安大略省议员选举日。省督代表女皇召集和解散省议会。按照加拿大法律,选举日需提前至少28天宣布竞选开始。但通常惯例,在选举日前6周左右即会宣布竞选。省督签署并宣布竞选日,即为本届省议会即日解散,其未决的议案将难以再进入下届议会议事日程中。即便有动议通过把上届政府的未决议案拿出来审议,其难度也与引入新议案不相上下。大部分个别议员议案都是这样消亡的。由于79号议案涵义的重要性,联邦议会中应该提出类似的议案,加拿大应该有一个全国性的南京大屠杀殉难者纪念日。

(安省79号议案系列观察之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