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卦:一个符号体系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易经对于人类文明进步有着特殊的意义,要了解这个意义,我们要先聊聊人类与动物界的区别。

能否运用符号体系是人类与动物界的分界线。动物界中有社会动物,如蚂蚁,蜜蜂等。动物界也有脑容量大的,如鲸鱼。也有聪明的动物,如章鱼有好几个脑,比只有大脑和小脑的人类有更多的脑,但那不就智力,只有人有智力,因为人能运用符号体系。动物也会使用语音通讯,如猫叫情,狗吠等,但那不是语言。人类的语言是一套符号体系。人类至今保留和动物一样的原始的情不自禁的语音通讯,如哭、笑、惊叫。听到惊叫,周围的人就知道有危险;这的猴类猿类都有的特点。听到哭,知道哭的人不高兴,听到笑,知道笑的人很开心。哭、笑、惊叫是不分国界种族说有人都听得懂的语音通讯,但这些都不是语言,不是符号的应用。

按照达尔文进化论的思维,人类是从动物界进化而来的。我们的骨格只有拉长缩短变变形,就可以和鸡鸭猪狗相比较,就可以研究出进化论,但是,语言是进化来的吗?有谁发现动物中有原始初级语言进化到人类语言吗?没有。语言是符号系统,是人类特有的。其它动物没有。有科学家致力于教猩猩学习符号系统,有初步成果,但很难。我们可以命令家中宠物狗坐下、吃饭、走开等,马戏团可以训练野兽听驯兽员的“话”,鹦鹉也可以学舌,但那绝对不是这些动物懂得人的语言,那都是条件反射,就跟我们望梅止渴一样,是条件反射,是情不自禁的条件反射。蜜蜂会用“舞蹈语言”告知同伴那里可以采蜜,甚至有一套“舞蹈语言”,但那绝对不是符号体系。而是某些标记和指标。

标记和指标与符号体系有什么不同?标记和客观事务有一一对应,指标隐含某种因果关系。如象形文字,就是一种标记。象形“猪”的甲骨文标记“猪”,象形“马”的甲骨文标记“马”,等等,象形“山”的字标记“山”,你不能用甲骨文的“山”去标记“马”。但是,符号就不同了,你可以用阳爻和阴爻这两个符号去指代“天”和“地”,指代“日”和“月”,指代“夫”和“妻”,等等。符号体系是一个系统,可以对应于客观世界的一个系统,而这种系统元素之间有某种相互关系。而且,符号体系是约定俗成的,不是标记,可以没有被指代物的任何关联。如简单的两符号体系的两个符号,可以是“阴阳”,可以是“乾坤”,可以是“阴爻阳爻”,可以是“0和1”。无论怎样约定,系统内在规律和逻辑是不变的。符号是在标记和指标之上更抽象更有内在相互联系的系统。蜜蜂的舞蹈语言是一种指标,舞蹈的某个方向指示采蜜的方向,这和语言符号不同,我们把“东南方向三里地有花蜜”这个语句横着写或竖着写或用英文写,都是表达一样的意思,但蜜蜂的舞蹈必需按照特点方向舞才能指示采蜜的方向。符号不是学习得来的,不是学习甲骨文“猪”标记“猪”,学习甲骨文“山”来标记“山”。符号体系是一种认知,是一种发现。发现了有内在规律的宇宙系统,再把这个系统“谱写”成一套符号系统。所谓“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周易·系辞》这段话,讲的就是人类运用符号体系的诞生。所以,学习外语不是简单的把单词和事务一样对应,而同时要学习语法,单词要在上下文和场景中才产生意义,因为语言是一套符号系统,把组成这个系统的单词背下不等于懂得这个语言,而要认知整套符号体系。人类掌握符号体系和人类对宇宙系统认知是一个同一过程的不同方面,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人类运用的符号系统的进化和人类对宇宙和自身认识的深化同步的。阴阳、八卦、易卦的进化就是华夏文明认识宇宙和人类自身的深化。少年儿童习得语言文字的过程同时是他们认识世界和世界观形成的过程。

注意,语言符号没有进化论的生物界踪迹。我们可以说人类的手和脚是怎样从鱼到两栖动物到哺乳动物逐渐进化而来的,但是我们不能说人类语言是从鱼叫进化到鸟语进化到狼嚎进化到猿鸣再进化的人类语言,这个演化途径不存在。语言符号只有人类才有,其它动物没有。天文学家发现宇宙有许多适合生物生存的星球,但是,生物进化是否必然会进化到有智力可以运用符号系统的人类,这是没有考古学和生态学证据。人类是否是生物进化的必然结果至今是存疑。人类在宇宙中或许是孤独的,因为进化论没有提供任何语言进化的根据。人类才有语言,人类之前的进化物种进化没有语言,没有低等物种语言进化到高等人类语言的进化途径,没有如鱼鳍进化为手的物种进化过程那样找到语言进化。有语言符号才有人类,没有语言符号就没有人类。猴子猩猩猿再过一百万年也未必能够进化为人类,因为我们不知道人类的语言是怎样产出的。

符号体系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有限的符号可以组合出无限的事务。如有限的文字可以写出无限的小说故事。阴阳是一个两个符号的体系,八卦是一个八个符号的体系,易卦是一个64个符号的体系。用有限的符号体系演义无穷的事务是人类符号体系的特征。所以我们可以运用有限的64个符号来运筹无限天地人事,这是符号体系的特征也是人类文化的特征。图灵机就证明0和1两个数字和有限的几个机器运算规则就可以操作无穷的运算和任何的运算。

语言符号不是生物界进化而来的,但是,人类符号的运用是否不断进化?答案是肯定的。五四运动之前,我们用文言文,大多数词都是单字词,而五四运动以后,有了白话文,如今大部分词是双字词,这是语言符号的进化。

语言符号的进化,不是象形文字到拼音文字的进化,而是符号系统的效率与能力的进化。有效的符号系统,以尽少的元素和规则表达最人类认知的最复杂的事务。

直观上来说,或者做为笔者的一个假说,人类最初的符号系统就是阴阳两个符号。一阴一阳、一静一动、物极必反、周而复始,这是人类对宇宙深刻认识的最早的符号系统。地球是有限的,时间是无限的,在太阳能量的耗散过程中,地球的有限的物质进行无限的运动,有限物质在有限空间中的无限运动必然是周期运动,对周期运动的最简洁的刻画就是阴阳盛衰,一阴一阳、一静一动、物极必反、周而复始。

《周易》和其它书不同,《周易》有数、有卦还有文字。周易是有限的64个符号体系解释宇宙人间无穷万事万物的书。而“阴爻阳爻”两符号体系,八卦八符号体系,易卦64符号体系,让我们看到了人类文明进步符号体系运用的演变和进化。

《周易》是群经之首,因为它是至今保留下来的简单的人类早期的符号体系,一个比语言符号系统更加基础的符号体系。华夏文明的伟大之一,就是保留了这些远古的符号体系。阴阳是一个自成系统的2符号体系,五行是自成系统的5符号体系,八卦是自成系统的8符号体系,易卦是自成系统的64符号体系。中国人在很久以前就运运用这些符号体系筹划盖房、农耕、社会、政治、生活、医药等万事万物。伟大的华夏文明是人类文明的经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