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保守党的进步方向?

Xiaoming Guo 郭晓明

民粹卷潮,随政客逐波弄浪;

红枫折雪,待何人正义担当?

图:进步保守党总理John Diefenbaker以他推动加拿大权利宪章的担当领导保守党获得1958年选举大胜。

 2019年10月21日加拿大大选,小特鲁多连任总理,加拿大保守党依然在野。虽然保守党议会席位增加了,自由党席位减少了,但是保守党成为执政党的目标没有达到。一些评论把保守党竞选失败归咎于政纲不对;另一些则坚持政纲是对的,只是与选民沟通出了问题。其实,保守党最大的问题,是失去了自己的定位而使得党内分裂。伴随着历史变迁,保守党身份认同也不断变化,有些变化并不是渐进连续的,而是在危机中改变,乃至间或失去身份认同。

保守党(Conservative Party of Canada)在1942年改名为进步保守党(Progressive Conservative Party of Canada)。二战对每一个参战国家,都是全民战争,参战国都进行了全民动员,国家利益高于国内阶级矛盾。加拿大也不例外,经过大萧条而进入二战,政界对底层的痛苦不能再视而不见。1942年多伦多一个联邦议会席位补选中,保守党竞选失败,其后保守党内部一些青年党员在安大略省的希望港(Port Hope)开了一个会,把许多带有左派社会主义因素的政见引入的保守党政纲,如充分就业,廉租住房,承认工会和劳工权益,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险等。这些政纲比美国罗斯福总统新政建立的社会保险有过之,但不及欧洲福利社会国家。希望港政纲虽然遭到许多建制派的反对,但在保守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占据了上风,大会选举了曼尼托巴省省长Bracken为党魁。Bracken支持希望港政纲,并把保守党民称改为进步保守党。保守党政纲加入左派社会主义因素是二战后全球大势所趋,福利社会制度是政府二次分配均贫富,是建立在凯恩斯需求不足经济学理论上的共识。保守党作为英国托利党的继承人,第一次放下了保皇的架子,改变了保守党的贵族立场。

有了新政纲和新党名,保守党终于在1958年竞选大获全胜,John Diefenbaker成为总理,打破自由党在政坛上的长期垄断。然而,保守党在1963年又落选了,原因上保守党内部对于美国要求在加拿大部署核武器一事上发生了分裂:Diefenbaker反对美国在加拿大部署核武器,但另一部分保守党不反对。保守党源于英国托利党,是保皇党,建国以来一直不待见背叛英王独立的美国。事实上,1867年加拿大联邦以来,加拿大的国家认同从来就是不认同美国。然而,随着西方文明中心从伦敦转到华盛顿,保守党传统的口号“上帝、女皇、国家”也渐渐丧失号召力,Diefenbaker反对美国在加拿大部署核武器是保守党最后的一次反美,加拿大逐渐接受了美国霸主地位。

1984年,进步保守党大获全胜,Brian Mulroney当选总理,放弃了保守党坚持了一百多年的建国方略,和美国签订了北美自贸协议,使得加拿大经济成为美国经济附庸。保守党和自由党历史上作为英国托利党和辉格党的延伸,转变成为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加拿大的延伸,完成了国际政治上从追随英国到追随美国的转变。2018年孟晚舟事件,各党一致支持美国霸权政策,就是明显的证明。保守党历史上是最反美的,连保守党都拥护美国霸权,就是加拿大政坛全盘受美国主导。

经过60年代魁北克静悄悄的革命,魁北克经济地位上升,魁北克民族主义政治力量暴涨。保守党在加拿大联邦一百年以来一直是维护英王室,有同化法语裔的政治倾向,以致魁北克认为保守党歧视法语裔。静悄悄革命以后,保守党放弃了传统的对魁政策,转而争取魁北克选票。然而,1987年的米奇湖协议(Meech Lake Accord)没能被一些省议会通过,致使该协议无法生效,进步保守党失去魁北克选票。1993年选举进步保守党大败,在议会中仅剩2个席位。从1993年到2003年,保守党的议会席位从不超过20席,在加拿大政治中成为一个被边缘化的小党。可以说,经过150年的演变,保守党原来的托利党的身份认同已经荡然无存。

2003年,进步保守党和西部的改革党和联盟党合并,成立保守党(Conservative Party of Canada)。改革党和联盟党是西部中右翼民粹党,代表西部经济比重的增加带来的政治诉求。合并以后,2004年选举大胜,哈珀出任总理。2019年选举保守党以民粹策略竞选,竞选业绩也不错,也符合2003年合并带入的民粹色彩,即选民要什么就许诺什么。用一些保守党人的话来说,就是要么坚持保守原则而失去选票,要么放弃原则随大流拉选票。但是,玩民粹保守党是玩不过自由党的。自由党本来就是放任自由,开放接受一切新事物,民粹本来就是自由党身份认同。保守党失去身份认同,导致内部分裂,选票分散流失。保守党的竞选策略和百事可乐的市场营销类似,百事可乐营销策略就是“喝起来和可乐没有区别”,这种营销策略可以让百事可乐市场份额接近可口可乐市场份额,但永远不会超过可口可乐。保守党也一样,自由党政纲有的,保守党说我也有,因此也可以占据接近但不到半壁江山。因此,保守党稳拿官方反对党地位没有问题,但要执政就很难。竞选和市场营销不同,市场营销占据多少份额都是收益,竞选是赢者通吃,执政才能组阁贯彻自己的政纲。

民粹政治是不可持续的政治,是牺牲国家利益拉选票的策略竞选政治,每次竞选都许诺,而不能得罪任何既得利益集团,因此,政府债务只增不减、不断攀升,政府执政能力不断下降。加拿大政坛只能寄希望于保守党打破民粹政治恶性循环。为了下次大选能够胜利,保守党寻找回自己的新的保守身份认同是头等大事,否则难以竞选成功。保守党玩认同政治已经玩不开了,全盘照搬美国共和党的拥枪,反堕胎,上帝圣经之类,这不是1942年以后的进步的保守党,而是食古不化的原始保守党。笔者曾经参加多几次滑铁卢大学保守党学生外围组织的聚会,和好几个支持保守党的大学生谈过,他们全都支持每年同性恋大游行,支持大麻合法化,而且都是振振有词理论一套一套地支持,但同性恋是圣经所反对的。

以宗教保守主义禁欲戒律来反对自由党的自由主义纵欲已经没有势力了,自由主义纵欲本来就是文艺复兴反抗中世纪神权专制的利器,文艺复兴塑造了资本主义现代文明的人格,返回宗教保守主义是螳臂当车。但是,我们华裔是注重教育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早恋吸毒,希望自己的孩子都能专心读大学,准备一个上进的生涯。华人保守党人要的不是纵欲,也不是禁欲,而是培养自制力和毅力,培养责任心,避免在青少年身心发育的期间浪费青春,避免青少年沉湎于早恋的烦恼,把精力用于身心全面发展。既然希望港一伙保守党青年能够把托利保守党变成进步保守党,华裔保守党人也应该有勇气加入对保守党身份认同的重塑,把宗教保守主义变成理性保守主义。过去几年华裔保守党人为了反对性教育大纲,反对大麻合法化,依附于保守党内宗教保守势力,经过2017年保守党党魁竞选、2018年安大略省选和2019年联邦大选,已经证明依附宗教保守势力行不通。经过多年参政议政的磨练,希望华裔保守党人能够不依附他人势力,以自己的智慧和胸怀,多参与政纲讨论会,在政纲讨论会上多发言,提出自己的见解,为保守党寻回自己的身份认同做出自己的贡献。推动后年的保守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达成保守党新的身份认同的共识。

保守党自1867年起的一百年中,一直贯彻第一任总理麦克唐纳的建国方略,有加拿大自己在全球经济中的自主定位。如今加拿大失去了全球经济自主定位,加拿大对外经济政策完全被美国主导。保守党应该恢复自己的身份认同,为加拿大主权建立独立的经济和外交政策,拒绝依附美国霸权。美国霸权是一个没落的权势,依附美国霸权有损加拿大国家利益。

加拿大地域广阔,各省经济政治矛盾错综复杂,没有党内共识的身份认同,就会顾此失彼,捉襟见肘,顾及西部选票就丢掉魁北克选票。保守党的进步应该是从宗教保守进步到理性保守,新时代保守党的身份认同应该是理性保守主义而不是宗教保守主义。保守党人心涣散,也是华人参政议政的一个时机,华夏文化中庸思想是塑造理性保守主义的资源,是华人参与保守党身份认同重塑的优势。如果更多华人积极入党参与党务并成功重塑保守党身份认同,则自然成为保守党内的一支力量,极大提高华人政治地位,在加拿大政坛上做一番公正正义的担当。

Mulroney.jpg

保守党总理Brian Mulroney在南美和非洲外交上对抗美国的外交政策,却抛弃了保守党上百年的经济独立的建国方略,和美国签订了北美自贸条约,让加拿大经济沦为美国经济附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