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剩余价值

Xiaoming Guo 郭晓明

量入为出,亚非发展勤劳厚道

寅吃卯粮,欧美处优霸气凌人

剩余价值是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概念之一,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重大科学发现。然而,这一发现触犯了资产阶级的神话,成为了意识形态话语,成为了国际共运的精神支柱。不抛开意识形态偏见,就难以心平气和地探讨剩余价值的学术价值。在今天世界大变局的时候,特别是特朗普实行的美国对外政策,给全球事务注入了诸多的不确定性,导致很多人无法判别世界大势的走向,以为美国总统某种政策可以左右世界大势。实际上,如果我们以剩余价值分析来看世界格局,我们对世界大势的走向就可以胸有成竹。

按照恩格斯对剩余价值的解释,就是剩余价值不能产生于低价买入高价卖出,因买卖欺骗是零和博弈,一方多得的就是另一方损失的,低买高卖只影响价值的分配,不构成价值的创造。劳动力创造的价值高于购买劳动力的价值(工薪)是剩余价值的来源。那么,什么是公平合理的劳动力价值(工薪)呢?那就是劳动力合理的生活成本。

劳动创造价值,是人类文明的通则。人与动物的分界,在于人会劳动,会使用工具来劳动改变世界。人类最早的文化是石器时代,以石斧和骨针等劳动工具来标志他们是人类,标志人类脱离了动物界。虽然劳动创造的使用价值与剩余价值概念里讲的交换价值不完全一样,但本质却都是劳动创造价值。马克思的剩余价值概念是研究资本主义社会市场经济的结果,是比较狭义的。劳动创造价值是人类文明的本质,是广义的。广义来说是劳动创造财富,劳动创造的财富多于劳动群体(石器时代就是人群,后来就是原始部落等)生活所消费的财富,这是剩余价值的本质。因为有了剩余,才有了财富积累,才有了人类进步。没有剩余价值,没有财富积累,就没有人类进步。

以人类劳动创造价值解释剩余价值,则剩余价值是一个人类进步的必需,是一正面的概念。而以往国际共运讲的剩余价值与剥削关联,是一个负面的概念。产生剩余价值本身不是不道德,压低劳动力生活质量以增加利润,那才是剥削,剥削实际上是剩余价值分配的问题,不是剩余价值产生的问题。自从国际共运诞生,乃至冷战时期两大阵营意识形态对立,以致对剩余价值的概念造成许多误解,至今是经济学中的一个学术雷区。每个学派都可以举出个别反例驳斥对方对剩余价值的解释,因此,我们最好以宏观和统计的观点来诠释剩余价值。

把剩余价值翻译成宏观经济学的概念,就是社会总储蓄。一个封闭的社会总储蓄,就是这个社会生产的财富刨去社会总消费所剩下的余额,即社会总剩余价值。有了储蓄,才有投资,有了投资,才有经济增长。中国经济的总储蓄率大约是GDP的一半,高储蓄率和高投资率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基础。印度的总储蓄率大约是GDP的三分之一,加拿大的总储蓄率大约为GDP的五分之一,美国的总储蓄率大约为GDP的六分之一。宏观经济学认为,总储蓄等于总投资。印度的固定资产形成GDP的大约三分之一,符合宏观经济学判断。中国固定资产形成为GDP40%左右,美国的固定资产形成GDP的大约五分之一,即美国总投资大于总储蓄,中国总投资小于总储蓄,原因是中国的很大一部分储蓄是美国债券,是用于投资美国。如今中国和美国都不是封闭孤立的经济体,全球剩余价值分配中,美国占用更多的剩余价值,这是它金融霸权的优势。国际政治就在于分配剩余价值。

以冷战意识形态观点,就是西方国家剥削第三世界国家,第三世界国家创造的全球经济体中的剩余价值。改革开放以来,在国际事务中国摒弃了意识形态,提倡互利共赢。中国可以为全球经济体中贡献更多的剩余价值,但中国在贡献剩余价值的同时也谋求自身的发展。以总储蓄和总投资这样的简单宏观经济学概念来解释剩余价值,难以给出国际政治对全球剩余价值分配的图像。马克思认为剩余价值的分配有三种形式:利润、利息和地租。中国经济是实体经济,创造的剩余价值的一部分留在公司利润中,剩余价值的另一部分以借贷利息形式分配给了银行,还有一部分以租金形式分配给了资源进口。在马克思理论中,劳动才创造价值,海湾石油国家收入很多是资源占有得到的租金。国际石油价格中,很大一部分是给海外国家的资源的租金。美国工业空闲化,以金融垄断银行利润获取全球剩余价值。在全球经济中,美国食利,海湾食租,中国创造价值。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制造业是全球经济创造财富的中心,是剩余价值的皮,利息和租金是剩余价值的毛。没有中国制造,全球资源的租金和华尔街金融利息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特朗普扼杀中国经济,就是杀鸡取卵。

中国特色市场经济是一种全新的生产方式,比起西方国家的制度更加先进,是全球经济中的引擎。中国GDP总量占全球DGP15%,却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了30%。 西方工业革命伴随着帝国主义侵略和全球殖民统治,西方工业革命大规模的使用奴隶贸易,鸦片贸易。中国工业革命没有侵略占领它国,没有殖民它国,没有奴隶贸易和鸦片贸易。西方工业革命是攫取全球的剩余价值。中国工业革命是向全球经济中贡献剩余价值。一取一给,这是中国工业革命和西方工业革命的本质区别。

资本追逐利润。在全球市场经济中,资本注入到利润率高的区域,因此,如果全球经济是市场机制主导的话,提供剩余价值多的经济体就增长,不提供而且还吸收剩余价值的经济体就萎缩。中国为全球提供剩余价值,所以增长;美国吸收全球剩余价值,因此萎缩,这是市场规律。不过,今天西方智库一方面鼓吹市场经济,但却用意识形态扭曲市场。美国以金融和军事霸权制造租金,搞全球寻租经济,跟着美国的有好果子吃,不屈服美国霸权的就受到制裁。特朗普对华贸易战违背了市场经济规律,只能加速美国的衰落。

人类进步是世界大势,西方国际政治中的目标是维护美国霸权,使得美国可以在全球经济中攫取更多剩余价值。中国一带一路,是让全球经济体中创造更多剩余价值。没有剩余价值的创造,何以攫取?所以,西方抵制一带一路,打压中国,是饮鸩止渴,竭泽而渔。

特朗普纠集各国要把中国从全球经济中割裂出去,以遏制中国的发展。然而,中国已经是全球经济中最大的制造业国家和最大的贸易国家,小国要跳上美国对华贸易的战车,就等是自绝于中国市场,就是制裁自己国家的经济。要小国放弃中国这个最大的市场,美国就得提供市场补偿,美国就加大消费,增加债务,过去十多年美国一直双赤字干这种事,以致美国债台高筑,印钞放水放到零利率。这样的模式显然是不可持续的。特朗普要求盟国与中国割裂,即违背市场经济规律,也违背盟国的国家利益。美国以军事霸权强迫各国远离中国经济体,可以在某个国家和地区在某个时期得逞,但不可能长期在全球推行,继续在全球推行霸权就只能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美国垄断霸权是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加拿大政客们至今对全球大势没有清醒认识,至今追随美国的全球霸权主权政策,这是不智。加拿大应该追随一个公平的合理的市场经济,反对美国为了维护霸权统治而破坏全球经济的市场机制。加入一带一路是加拿大经济复苏的最佳途径,拥护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有助于建设加拿大健康的多元文化社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