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出意识形态之争,构建疫后国际公平秩序

Xiaoming Guo 郭晓明

China has 21 new Covid-19 cases | The Star Online

波涌冰分,风伏枯草岸

霞出星退,春攀嫩芽枝

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让我们见证了这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202043日,《华尔街日报》刊登了基辛格的文章《新冠疫情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呼吁美国要像二战后建立国际秩序一样主导疫后世界秩序的重建。但是,基辛格可能没有看到,毁掉二战后和平秩序的正是美国自己,而美国已经没有能力再推出一个马歇尔计划与一带一路抗衡,疫后重建国际秩序之大任已经非中国莫属。

正如许多新冠罹难者一样,他们不是死于新冠而是死于已有基础病的并发。美国的霸权国际秩序也一样,新冠疫情只是压在这旧秩序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旧秩序早已日薄西山。西方国家经济自2008年以来就一直苟延残喘,没有起色,在新冠疫情蔓延的时刻,凸显西方制度的无能。一个旧时代的消亡和新时代的诞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旧时代有其生命周期,新时代就是在旧时代的土壤中发芽萌生出来的。中国不称霸,中国没有取代美国霸主地位的国际政治目的,新中国实现的是一个人类全新的制度,是比西方更加先进的生产制度,是当今全球经济的中流砥柱。国际政治主要矛盾是南北矛盾,北方发达国家制定国际规则压迫南方发展中国家。中国在这个矛盾中却超越了这个矛盾,中国发展和崛起是在美国制定的世贸规则和联合国规则中发展出来的。现在破坏世贸规则、破坏联合国规则、破坏世卫规则的不是中国,而是美国。摧毁二战后和平秩序的不是中国,而是美国。美国以中国为假想敌是枉费心机。正如基辛格看到的,美国维护的这个霸权秩序已经是无可奈何花落去。

新冠疫情全球爆发如此严重,完全是美国冷战思维搞意识形态的结果。西方非得制造一个民主与集权斗争的国际话语,用于压制中国发展。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市场经济,市场运作就是资本运作,就是资本决定资源配置和财富分配,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偏偏美国以地缘政治扭曲全球市场机制。美国破坏市场经济,就是破坏资本主义。美国制定规则是制造租金,搞一个国际寻租经济,迎合美国国家利益的就给可以避开市场竞争寻租,不听从美国的国家就被扣上独裁集权的帽子遭受战争威胁和经济制裁。列宁和毛泽东认识到帝国主义的腐朽性。帝国主义是吃垄断利润,不是市场自由竞争的利润。旧中国在帝国主义压迫下无以发展民族资本主义,因此有了新民主主义,新民主主义就是反抗帝国主义阻挠中国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今天中国要的就是一个公平的国际市场竞争环境,就是全球发展市场经济,也就是资本主义。

马克思主义是一门科学,科学是价值中立的,科学不讲意识形态。西方发达国家之所以爆发如此严重的新冠疫情,原因就在于不尊重科学,以意识形态看待新冠疫情,始而对中国武汉封城冷嘲热讽,看中国笑话,污名化中国戴口罩,为了砍断中国产业链而不让自己国家的医护人员戴口罩,讲地缘政治而不讲科学,以致整个西方做出不戴口罩的荒唐决定。继而污名化中国支援全球抗疫,说不信任中国的援助,不仅不信任,还要横挑鼻子竖挑眼,为隔裂中国产业链而抗拒中国的援助。

马克思主义科学认为,人类在资本主义充分发展以后,就会在全球共同实现共产主义。共产主义是科学,是解放全人类的科学,所以,中国一带一路不带任何意识形态色彩,是建设人类命运的共同体。这个目标没有敌人,不需要敌人。如果中国成为哪个国家的敌人,那就是那个国家以冷战意识形态刻意要以中国为敌。新冠疫情教育了世界,与中国为敌于中国无损,损害的只是这些国家自己。妖魔化中国抗疫经验只能让疫情肆无忌惮的扩散。

马克思主义是一门科学,马克思认为生产力是人类进步的动力,发展生产力,人类就进步。如果市场经济能够发展生产力,中国就发展市场经济,这是科学,不是意识形态。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资产阶级革命,中国的现代化就是进行中国的工业革命,就是在现有的生产力水平下发展资本主义,这是自1840年以来中国仁人志士前赴后继为之奋斗的目标,这个目标终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实现了。

如果疫后国际秩序重建,是再建立一个美国第一的霸权世界秩序呢,还是建立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秩序呢?在全球抗疫过程中,人们可以看出,只有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国际秩序才能够解决如全球疫情和气象变化这样的国际问题;只有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样的秩序才能解决高度全球化的全球经济问题。很可惜,美国是不会放弃霸权秩序的,西方文明中没有天下大同思想,没有王道,只有霸道。西方政客根本不相信可以构建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他们认为中国提倡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中国取代美国成为霸主,认为还是新冠前国际秩序,只是换了霸主而已。西方政治文明程度要比中国政治文明落后两千年。

西方形式逻辑是对人类文明最大的贡献,基于形式逻辑的科学是西方对人类文明最大的贡献。然而,形式逻辑有矛盾律,不承认中国可以即是社会主义也是资本主义。但中国有阴阳哲学,讲究中庸,可以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因此中国有了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是共产党领导的资本主义革命。因此中国有了邓小平的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就是资本运作的经济,还是共产党领导的资本主义。中国有阴阳五行哲学,万世万物都相互关联。如今全球化的国际关系中,中美早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产业链早已紧密结合。特朗普非得分出个中美鱼死网破,你死我活,硬要切割中美经济。自2009年奥巴马亚太再平衡以来,美国已经绞尽脑汁全方位对华出击,但中国建造了高铁网,美国则以零利率政策延滞经济。美国打击中国,就如武侠小说中说的打到了棉花肚子上,软绵绵的不着力,始终找不到着力点。

西方也有辩证逻辑,和东方老子的辩证逻辑很接近。黑格尔辩证逻辑的本体论和老子本体论同构,老子是无中生有,黑格尔是有中生无。老子是世界始于无。黑格尔是世界始于有。然后有无相生,生出了世界。但是,西方辩证法的运动论和中国辩证法的运动论不一样。黑格尔的运动论是有无相替,有和无对立斗争而产生运动,这就是为什么韦伯和马克思都把社会运动看成是斗争的结果。老子的运动论是阴阳,阴阳对立而互补,运动不是阴阳的斗争,而是阴阳的相辅相成。显然老子的阴阳学说更和平,中医和太极拳都是建立在阴阳哲学上的。阴阳从来就是华夏文化的重要支柱。所以,我们看到这样一种国际政治现象,美国每每以中国为敌,中国每每不与美国为敌。中国至今没有利用垄断制裁美国。美国限制科技产品出口中国,中国没有限制5G出口西方,没有限制用于军工材料的稀土出口,据说美国的医药原料是中国供给,中国也没有落井下石断供美国。

2008年以来,西方国家政府和家庭债务不断攀升,零利率政策延续12年,眼看就有希望慢慢淡出零利率时代了,不料特朗普对华发动贸易战,打乱了全球供应链,令美联储又重启零利率政策。在此经济倒春寒之际,忽然新冠疫情爆发,西方各国纷纷无限制宽松举债,以防止社会动乱,为经济体注入大量流动性,西方各国政府债务陡然又上一个高台阶,2008年经济危机还没完全走出来,忽然又陷进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大危机中。这是明显的国际秩序崩溃的不祥之兆,它令华尔街股市暴跌四熔断。显然,世界格局不改变,无以使得西方国家走出经济萧条。西方的如意算盘,就是再来一次八国联军群殴中国,已经蠢蠢欲动要向中国开出天价赔偿,这是庚子赔款2.0版,用中国财富补西方政府债务的大窟窿。不难看出,西方攻击中国的攻势在疫中疫后都不会停止。但是,西方有什么资格就这样将中国作为一个战败国来处置呢?这条路西方肯定不会死心放弃,但绝对是死路一条。新冠导致世界大动荡正是黑云压城城欲摧。

走出经济萧条的正道,只能是中国提倡的一带一路建设。可以预见,如果有任何形式的中美过招,最后尘埃落定之后,中国不会把美国看成战败国要求赔偿,中国更有可能迫使美国接受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世界秩序,正如五千年前黄帝阪泉之战打败炎帝之后,黄帝和炎帝结盟共治中原。平等对待战败方是中国独有的政治文化,孔子就有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之论。五千年前,世界任何一个文明都会把战败部落虏为奴隶,只有中华文明可以与战败部落平起平坐共治天下。

加拿大一些人以为加拿大是G7,就是列强之一,可以和盟国一起宰中国一刀,那就太天真了。2020不是1840, 2020不是1900。西方应该摒弃冷战思维的意识形态竞争,接受中国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超越意识形态的外交模式,这才是合理正义的疫后国际秩序。自2008年以来借债还债的延滞状态不可能持续,新冠疫情把这种状态打出了原形。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是西方国家走出经济停滞的唯一道路选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