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阻断铁路抗议连岸气管

Xiaoming Guo 郭晓明

图:连岸气管从Dawson Creek通往Kitimat途径Wet’suwet’en领地(灰色区域)

山高雪厚,原住民积怨难去

日暗云黑,殖民史正义待伸

202026日,安大略省原住民在Tyendinaga阻断了多伦多至蒙特利尔和渥太华的铁路,呼应Wet’suwet’en抗议连岸气管(Coastal GasLink)的建设。7日,原住民在温哥华抗议扰乱港口运输。8日,原住民在多伦多扰乱火车通勤。9日,原住民阻断了蒙特利尔南边的铁路。224日,警察镇压了Tyendinaga的抗议。但是,加拿大各地阻断铁路的抗议还没有结束,尽管法院发出禁止阻断铁路的法令,皇家骑警也介入驱散抗议活动,政客们也介入调停,但原住民阻断铁路交通的抗议依然此起彼伏连绵不断,严重影响了加拿大全国的经济。

连岸气管属于跨加拿大能源集团(TC EnergyTCTransCanada),是卑诗省境内横跨落基山脉的天然气管道,从靠近阿尔伯特省的Downson Creek附近延伸到太平洋海岸的KitimatTC Energy 是一家上市公司。这个管道建设是一个66亿的投资项目,可以把阿尔伯特的天然气送到Kitimat液化,然后出口液化天然气。连岸气管在2012年就开始设计,其后多年进行了实地考察,选择路径,环境评估,与原住民谈判等等,到20195月终于拿到了建设气管的许可。然而,气管建设开工没有多久,就出现了原住民抗议。20191231日,法院裁决原住民不得阻挠连岸气管建设。202011日,Wet’suwet’en给了 TC Energy一份通知,说连岸气管入侵了他们的世袭领地。

加拿大原住民分三类,北极圈内的原住民称为Inuit, 原住民与欧洲殖民混血的后裔部落是Metis,北极圈外的原住民称为第一民族(First Nations)。第一民族包括634个部落或政府组织,Wet’suwet’en就是其中之一。Wet’suwet’en是一个头人世袭的部落,生活在Burns Lake周围,正是连岸气管经过的地方。

17561763,英法打了七年战争。在北美战场上,一些原住民部落与英国结盟,另一些原住民部落与法国结盟。战后签署了和约,法国把北美法属殖民地移交给英国。英国接管的法属殖民地叫做交出来的领土(Ceded territory)。但是,法国战败是在欧洲战场战败,不是在北美战场战败,北美法国和原住民联盟是并没有败在战场上。法国承认失败,原住民不承认,原住民还在抵抗,其中庞蒂亚克(Pontiac)领导的渥太华部落抵抗尤为凶悍。英王乔治三世为了息事宁人发布了皇家诏书(Royal Proclamation, 1763), 在地图上画了一条界限,英属北美殖民地只限制在大西洋沿岸,禁止欧洲移民越界西扩。那时候正处在美国独立战争前夕,北美殖民地与英国关系紧张,英国不想殖民者乱殖民到西部。英王诏书承认原住民在他们自己世袭领地(Unceded territory)上的权益,并答应保护他们的权益。因此,原住民领地也称为保护地。这个1763年英王诏书是今天加拿大宪法一部分,也就是原住民宪法,加拿大1867年宪法和1982年权利与自由宣言都承认1763年英王诏书的法律效力。如今加拿大很多地方都是原住民领地。渥太华国会山是原住民领地,根据1784Haldimand Treaty,宏河(Grand River) 两岸各六英里的地带都是六部落(Six Nations) 的领地,包括现在的滑铁卢地区。虽然1763年英王诏书是加拿大宪法一部分,但是,原住民领地还是陆陆续续地被占领,至今遗留许多土地纠纷问题。

图:1763年英王诏书规定欧洲殖民者只能在红线以东殖民,不可越过红线西边

无独有偶,当加拿大连岸气管遭遇阻击的时候,美国正在制裁俄罗斯通往德国的北溪二号天然气管道。美国认为,俄罗斯天然气的独裁天然气,美国液化天然气是民主自由天然气,欧洲应该买美国的民主液化天然气才对,不应该买俄罗斯的独裁天然气。美国制裁北溪二号的借口是欧洲安全,认为用了俄罗斯天然气欧洲就不安全了。但是,美国是使用经济制裁最频繁最多的国家,使用美国天然气安全风险才最大。

何以美国对天然气市场如此关切?原来本世纪发生了一场重大的页岩气革命,随着水压裂技术的诞生,美国天然气产量直线上升,页岩气产量从原来微不足道的份额升至占据美国全部天然气总产量的40%。 美国已经超过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美国已经是天然气净出口国家。但是,美国到欧洲和亚洲都隔着大洋,天然气管道只能通到墨西哥和加拿大。液化天然气因此成为美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的经济增长点,美国是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而且每年出口量都成倍的增长。每年全球天然气液化产能的增加73%来自美国。在液化天然气出口方面,美国是加拿大的竞争对手。

可是,加拿大是美国的盟友呀。加拿大的液化天然气也是民主自由的天然气呀。所以,加拿大抵制油气管道建设的抗议道德高地,除了原住民权益的人权价值以外,还有一个环境与气候变化,抗议者每每说加拿大油气是化石燃料,增加排放,有害环境等等。石油和天然气都是碳氢化合物,但天然气碳链短,氢含量高,氢燃烧产生水,碳燃烧产生二氧化碳,因此,以天然气代替石油和煤炭燃料可以减少碳排放。欧洲汽车用天然气已经很普遍。所以,以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阻挠连岸气管建设是站不住脚的。

保守党指责加拿大政府对阻断铁路交通运输的非法行为没有严厉执法,指责加拿大政府对待原住民抗议是太少太慢(too little too late)。然而,面对香港持续半年多的暴力抗议,加拿大主流媒体一直支持香港抗议,一直指责香港警察暴力执法,政客表态也和主流媒体一致。原住民抗议有加拿大宪法法律依据,原住民抗议比起香港暴徒抗议和平得多,比起香港警察来说,皇家骑警执法可以说是too much too fast。在野党说话可以任意一些,执政党可不能朝云暮雨、两面三刀。当全球指责中国天安门事件的时候,苏东剧变时政府就难以驱散民众。加拿大处理阻断铁路抗议也受到同样的舆论压力影响。

民主、自由、人权、气候变化都是人类高尚的价值观念。但是,当出现双重标准的时候,就亵渎了这些价值的神圣性,把这些价值滥用为地缘政治工具。以美国直接控制和通过主流媒体间接影响的全球推动人权和气候变化运动往往过不了“美国第一”的地缘政治目的检验。加拿大全国力挺Wet’suwet’en的这场阻断铁路抗议油管的运动,碰巧又是有利于美国液化天然气的市场竞争,这难道是巧合吗?支持Wet’suwet’en抗议队伍中不乏加拿大政府补贴的NGO们。

原住民土地被占。加拿大有住宿学校同化原住民的历史,对原住民造成重大伤害,今天加拿大政府有“真相与和解”项目,以弥补殖民统治对原住民的伤害。殖民主义者对原住民的伤害是欧洲白人至上种族主义的恶果。如果加拿大在国际上支持美国的帝国主义对外政策,就必然会延续对少数族裔包括原住民的歧视。因为对外帝国主义和对内种族歧视是种族主义在对外对内政策的两种表现。我们不能指望加拿大对外支持帝国主义政策的同时能够消除国内对少数族裔的偏见和歧视。原住民自杀率是其它族裔的三倍多。原住民对加拿大缺乏认同感,因此才会做出这种损害加拿大经济的破坏性抗议行为。

几个世纪以来,欧洲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毁灭了成千上万的原住民文化,这种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罪恶至今没有得到学术界良心反省。不仅没有反省,西方学术界还美化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学术界热衷于讨论义和团排外行为,而不检讨欧洲列强侵略中国烧火圆明园。帝国主义政治不仅没有得到声讨,而且至今依然借民主自由的旗号赤裸裸的推行。帝国主义在西方流行文化得到热捧和神圣化,加拿大国歌就唱殖民时期的荣耀,大英帝国全盛的维多利亚时代成为各个省市街道命名和公园的荣耀符号,“帝国”是很时尚的商号名称。加拿大对原住民的伤害,至今没有学术界理论界就价值、道德、伦理观等方面进行系统的反省,正义至今没有得到伸张。

加拿大应该拥护习近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不如此,就没有加拿大国家认同,就难以建设一个认同加拿大国家共同利益的人民主体。加拿大应该停止追随美国帝国主义对外政策。加拿大感恩节应该感谢原住民分享了我们建国的土地。加拿大应该把117日定为铁路华工纪念日,以表彰少数族裔移民对加拿大建国和经济建设的贡献。不如此不足以建设一个健康的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和族裔平等的政治体系。

图:1763年英王诏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