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鹿为马的港独暴乱

Xiaoming Guo 郭晓明

紫荆花残,瑟瑟秋风强换季;

香江水缓,炎炎夏暑枉荼毒。

2019年3月31日,香港“民间人权组织”发起了反对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抗议,抗议队伍从湾仔游行到中环,领头游行的包括天主教枢机陈日君、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和《苹果日报》业主黎智英。这个“民间人权组织”包括有48个NGO团体,是香港泛民主派的活动平台,该组织是2002年为了反对《香港基本法》第23条而建立起来的。《基本法》第23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基本法》第23条的内容是世界各国普遍实行的常识性的维护主权宪法条文。不难看出,即便是旁敲侧击反对《基本法》第23条的抗议示威,也是或明或暗的港独运动。2019年4月28日“民间人权组织”再次举行反修例抗议游行。

现有的香港《逃犯条例》没有移交逃犯到内地和台湾的规定,使得香港司法非常尴尬,引发修例的事件就是2018年2月香港男子在台湾杀害女友后潜逃回香港,由于司法管辖范围,香港无法审判此杀人案,又没有司法途径移交台湾审判,因此才有了2019年2月香港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的草案。李柱铭是资深律师,深知修例的必要性,他早在1998年就以立法会议员身份提出过移交逃犯到内地的动议,他20年后跳出来反对修例,是泯灭职业道德和人类良知。修例完全是香港高度自治下香港政府为了解决司法难题而提出的草案,而反对修例的运动却把矛头指向北京,莫须有地指责北京破坏一国两制、破坏了香港高度自治。香港反修例抗议从一开始就是指鹿为马的无事生非。

随着大学暑假到来,香港反修例示威不断升级扩大,示威者向警察投掷砖头、铁棍、化学腐蚀剂等致命危险物品。他们攻击警察局,攻击去警察局上班的警察。迫于示威压力,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于6月15日宣布撤销立法局关于修例的辩论。但示威者不依不饶,在香港回归22周年的7月1日砸烂立法局玻璃墙,占领立法局,捣毁立法局办公室,涂污香港特区徽章,把英国国旗挂都立法局议会大厅内。面对越演越烈的暴力示威,林郑月娥于7月9日宣布撤销修订《逃犯条例》,以满足示威者的要求。然而,示威者并没有因此都停止,反而于7月14日提出5点要求,要求无条件释放所以被拘留的暴力分子,要求独轮调查所谓“警察暴力执法”等,要求彻底禁止修例。

7月21日,精疲力尽的警察正集中力量驱散立法局周围的示威者之时,发生了元朗白衣人殴打黑衣示威者的事件。示威者又指责是警察勾结黑社会。这不禁使人想起狙击手向叙利亚反对派游行队伍开枪的一幕,一个激化矛盾升级动乱的颜色革命事件。叙利亚有白头盔假造化学武器事件,而香港示威成千上万都有头盔面罩,可以说,香港暴乱是所有颜色革命抗议示威中组织最严密、资金最充足的一次,不仅暴力行动中出现外国人,连美国政客的赤裸裸摇旗呐喊,特朗普毫不掩饰美国的介入,直白地称香港是暴乱,还推特要和习近平通电话谈香港问题,美国显然是域外势力策动香港暴乱的总后台,否则特朗普没有可能要拿香港暴乱作为美中贸易谈判的筹码。

香港包括港岛、九龙和新界。1841年英国鸦片战争中强占了港岛,于1842年逼满清签下《南京条约》把港岛割让给英国。1860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烧毁圆明园和香山宫院,逼满清签订《北京条约》割让九龙。甲午战争后,日本占领台湾和朝鲜,列强要和日本利益均沾,英国又于1896年逼迫满清签订《展拓香港界址专条》,租新界99年,使得英国的香港管辖地域扩大了11倍,水域扩大了50倍。元朗就地处新界西北角,和深圳蛇口隔海相望,与内地有紧密的民间贸易。水货是指民间贸易从香港进口到内地的日用消费品。内地到香港的游客大部分就是购物游,2015年占中运动就掀起了一股反水客的运动,借反对水货客攻击内地到港游客,刻意挑拨香港和内地的矛盾,制造香港对中国的不认同感,所谓情感港独。2019年7月13日反修例暴徒到罗湖对岸的上水反水客,14日在沙田购物中心袭警,打伤13名警察,其中一名警察被暴徒咬断手指。反修例暴乱重要内容之一就是袭警,21日反水客运动又剑指元朗,发生白衣人袭击黑衣人事件,反修例运动立即污蔑警察不保护他们,这完全是无赖行径。1896年英国接管新界的时候,就遭遇新界人民抵抗,打了6天的战争,新界抗英斗争的指挥部就在元朗的锦田乡。在香港地产独大的畸形经济中,唯有元朗实业一枝独秀,元朗蛋卷风靡全球。反送中暴徒到元朗捣乱,遭到元朗人民强烈抵制。

Image result for 元朗蛋卷

英国统治香港150年,从来没有给过香港人民主和自治,邓小平承诺香港制度50年不变,是指香港资本主义制度不变。香港作为英国殖民地,总督为英国指派,英国总督执掌香港行政和立法两个大权,不允许香港人在港英政府任何机构做主管,殖民地下的香港中国人即没有民主也没有基本民权。港英政府总是把项目批给英国商人,英国商人再把项目分包给中国商人。反送中暴乱每每说中国侵蚀了香港自治和民主是违背了一国两制承诺,这种指责纯属莫须有。然而,西方主流媒体众口一词支持这种荒谬的指责。反送中暴乱打着英国国旗和美国国旗招摇过市,明目张胆为殖民主义招魂。

今天,香港最没有民主和民权的非英国属地公民(British Overseas Territories citizen)莫属,他们是拥有英国国籍(national)的英国人,卻没有在英国的居留权和选举权。1997年回归的时候大批香港人移民加拿大,由于香港的殖民地国籍制度,他们并没有丧失香港公民身份。反送中歌星何韵诗就是加拿大人,她以香港人的身份在联合国提议把中国开除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现在香港有30万加拿大人,他们支持香港暴乱的时候,媒体报道他们是香港人;温哥华房价居高不下时,媒体为了煽动反华情绪,把他们报道为中国人,为加拿大介入香港政治找借口的时候,媒体又把他们报道为加拿大人。没错,他们既是中国人,也是香港人和加拿大人,但主流媒体为反华需要选择性使用他们的多重身份。

这次香港暴乱,又重演了2014年占中的司法荒谬。2014年占中被判刑最重的是警察,7名香港警察各被判2年牢狱,拒绝警察执法的袭警闹事者只被轻判几周就释放,搞事的人都逍遥法外。香港法院过半法官是外籍人,西方鼓吹的司法独立以保障司法公正变成一个天大的笑话,西方法制就是货真价实的法官人治。2019年7月28日上环冲突中被警察抓的44名被控暴动罪的暴徒全部被“保释”外出。8月30日警方逮捕起诉乱港分子黄之锋等三人,上午逮捕,下午就以仅1万元获保释。无怪乎暴乱分子气焰嚣张。香港司法与外部势力里应外合,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为暴乱鸣锣开道,导致香港暴乱瘫痪机场两天,暴徒在机场私刑殴打记者,还把一名乘机旅客打得昏死,还堵塞道路阻挠救护车抢救昏死的旅客。

这次香港暴乱中,众多“记者”穿着和抗议暴乱者一样的头盔和口罩,只是多一件“记者”马甲,把手中砖块和雨伞换成相机,和暴乱前锋共进退,相机全部对准警察,捕捉“警察暴力”的颜色革命煽情“新闻”。无论香港政府作出多少让步,他们都不断加码诉求,其目的就如当年柴玲说的,就是要流血,就是要制造天安门事件2.0的新闻。

无论你政治立场在那一边,无论你支持北京还是支持香港民主派,都应该本着人类基本良心,谴责刻意制造流血事件的暴乱。民主不能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掩饰真相不是民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