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法人社会

Xiaoming Guo 郭晓明

 

图:梵蒂冈教皇官邸使徒宫内的壁画《雅典学院》是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家拉斐尔的作品。中间迎面走来的两个人中,右手指天的老者为柏拉图,与柏拉图相视论道的年轻者为亚里士多德。右下角穿赭色袍弯腰用圆规画图引来围观的是欧几里得。古雅典哲学家们奠定了西方社会结构的理念。

 

法人是一个结社的团体。不是所有结社团体都可以成为法人,但法人必须是结社的团体。法人,顾名思义,就是在法律框架下,和人一样有缔结契约合同能力的团体。如公司就是一个法人。和法人区分的是自然人。法人和自然人一样,在法律处理上都是法律行为的个体。

今天的世界是西方文明世界。这个文明社会有许多名称,如民主社会,公民社会等。海外华人要学会在这个民主社会中生活,就不能不了解民主社会的历史来源。而民主社会最重要的构成模式是法人结社( incorporation ),法人结社是一群人组织起来的,其运作和决策是多数原则,所以有民主(多数)和法制(规则,规章等)。而能否成为某结社法人( incorporation )的一员,就是会员或公民的身份问题。所以,民主社会的三要素是法人、民主和国籍。国籍很重要,美国是发达国家的领袖,美国人统治全球经济,加入美国籍就是进入全球经济的统治阶层。

法人是拥有人权的法律实体,它在法律框架下行使权利和义务。 2010 年 1 月 21 日,美国最高法院以 5 比 4 通过裁决,认为美国政府不得限制公司在美国总统竞选中的开销,就是公司法人享有言论自由的人权的案例之一。法人的确立( incorporation )在西方有着悠久的历史,是今天西方社会使用最为广泛的一种社会组织形式,今天在北美社会的人,上班在公司,公司是法人;給市政府交房产税,市政府是法人( incorporation );我们每月收到的账单来自公司,是法人;星期天到教会做礼拜,教堂是法人;星期六去某俱乐部,俱乐部是法人。总之,当今的西方社会,基本就是法人交织起来的社会。本文就回顾一下今天这个法人社会的历史演变。

法人和民主是紧密联系起来的。法人不是某个具体的个人,而是一群人的集合体。而法人的行为,就是一群人的行为,一群人的构造出一个法人的行为的过程就是民主过程,或者是多数原则程序,如选举、表决、公投等。于公司就是股东大会,就是股东投票选举董事会。重要的章程和公司规章,也要股东大会投票决定,这和民主政权立法过程是一样的。当然,任何民主程序都有参与权的限制。这在国家是投票权资格的获得,如美国建国时白人男子财产有一定规模的才有投票权,而今天就是个入籍问题。成为公民,才有公民投票权;成为股东,才能在公司股东大会上投票。公司的雇员职工没有公司的民主权力,只有股东才有公司民主权力,决策公司的投资与管理。章程有结社团体自己拟定的,如中国宪法。也是权威特批的,如加拿大联邦法案是英国议会通过的,东印度公司章程是英王特许的。在加拿大注册公司(corperation),必需填交公司章程。

法人是一群人构造的一个法律实体,这个构造过程往往使用民主程序,要成为这一群人的一员就得通过会员(对于民主国家,就是国籍)资格认证。

 

《诗经·小雅·北山》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中国古代支配社会资源的最高权力来自皇帝,是一个真实的人。当最高权力不来自一个人的时候,法律上就把最高权力来自一个法人,这样才在法律构架下有权力的分割和分配。公元 500 年前的雅典城邦大概可以算是第一个法人。雅典城邦是直接民主,即没有选举出来的议员和执行官,而是全体公民投票通过议案法令等,当然,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民主决策就是谁能够成为有投票权的公民,这是决定谁是统治阶级(雅典公民)和谁是被统治阶级的问题。公民认同的行为规则不来自皇帝,而是来自民主决策的立法,于是有了区别于人治的法制社会。法律源于直接民主,奴隶没有投票权,雅典城内的非公民没有投票权,雅典城邦外的人也没有投票权,但是,雅典的法律统治整个爱琴海地区。即雅典城邦的一小撮雅典公民统治爱琴海雅典帝国,用的是西方民主程序。雅典公民是爱琴海的统治阶级,爱琴海非雅典公民是被统治者。雅典公民有投票权的大约是 3 万人,而当时希腊人口在 1000 万以上。

图:壁画《西塞罗谴责柯提林》,画的是公元前63年罗马贵族院的政治斗争。

 

自公元前 508 年公元前 27 年时罗马共和时期。共和时期最高权力来自贵族院( Senate ),贵族院是法人。选举贵族院议员的时候,贵族的投票权重要比平民投票的权重高很多,但是,贵族院的决策也是民主程序,如选举执行官。今天美国政府的权力制衡原则就源于古罗马贵族院。罗马共和的贵族院的寡头政治代替了君主独裁统治。贵族院议员人数少的时候有 100 人,多的时候有 900 人。这个贵族院统治的地中海罗马帝国有 4 百万人口。

古罗马除了贵族院以外,还有手工业行会和富人俱乐部这样的法人出现。这种具有法人权利和义务的法律实体在古罗马叫作 Collegium 。今天与行会比较接近的是西方的工会,工会会员是有一定资格才能加入的(如受雇一个雇主的某类雇员或一个行业的某类雇员雇员),其运作也是民主程序,其功能在于保护和争取会员的共同利益。今天的俱乐部也很多,如狮子会,祝酒师国际,等。古罗马是多神宗教,罗马法定的宗教有不同的祭司祭祀不同的神,这些主教们组成一个法人,叫作经院( Collegium Pontificum ) ,专门为贵族院决策提供咨询。其运作也是民主程序,民主运作程序有很多,主要原则是多数原则,即有不同意见的时候,多数的意见被采纳。除了经院外,古罗马还有占卜会( Augures ),祭司会( Quindecimviri sacris faciundis )和法事会( Epulones ),都是法人组织。占卜会为重大国家决策占卜。祭司会在重大仪式中安排給神贡献牺牲,而法事会安排公共节庆日的筵席和庆典。古罗马的法人要古雅典城邦法人结构更加成熟,比如,罗马法人有了选举出来的各种职位,而在雅典城邦各种职位是随机轮流义务承担,只在议会过程有职位,议会完了就没有了,有如祝酒师国际的俱乐部每周例会中各种职位都是会员临时义务承担一样,会员每次会议承担不同的职务。而罗马共和的法人有比较固定的职位和任期。

在罗马帝国灭亡到中世纪的转折时期,西方“法人”组织有一个飞跃。公元 500 年左右,罗马帝国已经奄奄一息,罗马教会腐败不堪,圣本笃( Saint Benedict of Nursia )厌恶罗马教会,自己到山林隐居。不料许多僧侣慕名跟随他到山林,令他无法独善其身。于是他把僧侣组织成社团( community )。他组织了 40 多个僧侣社团以后,于公元 529 年在罗马城东南 130 公里的卡西诺山( Monte Cassino )建立了修道院,为修道院运行写下了不朽的本笃规则( Order of Saint Benedict )。现代法人最重要的特点之一就是有一个章程,如今西方注册公司要有公司章程,国家要有宪法,法人组织运行的最高准则就是这个章程,而圣本笃可以说是开创了法人章程的先河。圣本笃规则把僧侣社团变为一个生命力很强的法人,法人的最大特点之一就是其寿命超越自然人的寿命。西方一些上千年的法人至今还在运行。英文社团叫作 community ,共产主义叫作 communisim ,直译应该是社团主义。圣本笃的章程面面俱到,无微不至,以至烧饭洗碗的职务都有规定,但其中一条,就是修道院的僧侣不得拥有私人财产,这是地地道道的共产主义。后来许多西方的乌托邦都是基于教众社团建立起来的。至今西方社区有慈善义工,每年募集食品接济穷人,所有这些共产主义精神都体现在社团互助活动中间。毛泽东的人民公社( people’s commune )也是类似西方教众乌托邦社团的法人。海外华人学习西方民主社会,也得学习社区共产主义精神,如公司同僚中的好事者在某人生日就募集礼金,这些事都是西人招揽,国人只有掏腰包的份,轮到自己生日的时候就没有人张罗了,所以,如果有两个华裔在一个公司,就相互张罗募集礼金,学习学习西方民主社会的习惯,否则,这些共产党国家出来的人共产主义精神还不如资本主义国家的人。人民公社为什么失败了?因为这是非盈利法人,经济不发展。如今中国改革开放了,农村建设逐渐走公司法人的路,以赢利为目的的法人社会才能使得经济才发展。

图:卡西诺山修道院。圣本笃为此修道院制定了规则,开启了法人章程的制度

 

2005年上任的罗马教皇是本笃十六,恰恰与圣本笃同名。基督教从罗马多神教脱颖而出,实在是圣本笃开启的修道院运动的功劳。而修道院的生命力就是基于本笃章程的法人的生命力。罗马帝国灭亡后,罗马社会解体,西方社会以僧侣社团为基础,实现了社会的基督教化的转变。在北美走出大都市到农村看到的小镇,大多数都以一个教堂以及教堂后边一块墓地为中心,在宽阔的田野中,远远就可以看到小镇鹤立鸡群的尖尖的教堂。本来,罗马是多神社会,基督教只是诸教之一,天主教教主由罗马皇帝委任,神权在王权之下。后来罗马皇帝皈依了天主教,古罗马帝国衰落后欧洲社会变为基督教社会,罗马主教成为教皇,王权反倒在神权之下,罗马教皇成为欧洲最高权力中心,欧洲进入中世纪。英国光荣革命以后,中世纪结束,神权开始末落,拿破仑自己加冕就是蔑视神权的举动。 1893 年,全球的本笃章程的修道院汇集到一起成立了本笃邦联( Benedictine Confederation ),全球的本笃僧侣社区有了一个民主的权力中心,这个结构和美国联邦政权几乎是一个模子铸出来的。美国市政是 incorporation , 州政府有议会,联邦政府议会由州派代表,本笃联邦议会也是这样一个法人权力分级构架。所以,我没说今天的西方文明是基督教文明,因为这个民主社会或公民社会就起源于基督教僧侣社团法人模式。

当然了,如果你入教了,你并不享受教会民主。教会是一个法人,但是,有选举权和投票权的是教职人员,不是教徒。这和公司法人一样,你是公司雇员并不意味着你有公司决策的民主权力,公司民主权力归股东,雇员是被经理统治的,而总经理是被股东大会选举的董事会统治的。教会民主只在僧侣社团内部,这个民主权力并没有扩大到所以教徒。

本笃规则建立的僧侣法人社团是僧侣的特权,一般人不能随便组成法人,也就是说中世纪平民没有结社自由,只有僧侣有结社( incorporation )自由。结社和在社内行使民主权力,是一种特权。中世纪政教合一,僧侣是特权阶层,他们有结社自由,但是,商人还没有结社自由。商人结社,要王室特许。

美国有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市政府。西方市政府的民主政治来源于罗马行会。原来罗马行会是手工业同行的行会,后来,商人(资产阶级)组织了贸易的行会。工业革命前夕,欧洲兴起了重商主义( mercantilism ),商业成为帝国政策重要组成部分,而王室则授予这些商业行会以城市民主自治,这就是我们今天在海外和市政打交道的时候,看到市政送来的账单有 incorporation of city 的名头的原因。德国北部的吕贝克港( Free City of Lübeck )是波罗的海重要港口,港内商贾聚集,建立了城堡。 1226 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二世授予吕贝克市民主自治章程,吕贝克结社( incorporate )为一个自由的主权( sovereign )城邦,市政由商人民主运作。这是欧洲中世纪社会中不是王孙侯爵世袭的领地,而是资产阶级民主自治的城邦。后来,汉堡、不来梅和科隆等城市也成为资产阶级民主自治的城邦,这些自由城邦结成著名的汉萨同盟,而吕贝克就是汉萨同盟的首都。当年来到中国口岸进行鸦片贸易的徳资洋行基本都是汉萨同盟城市中出来的洋行。

图:汉萨同盟商业城市

 

1066 年,法国诺曼底公爵征服了英格兰,成为英格兰威廉一世国王。 1067 年,威廉一世特许伦敦市民主自治,給伦敦市一个宪章( charter )。实际上,伦敦市早已是资产阶级民主自治的城市,威廉一世只是承认其继续是自由城市。我们生活在北美,每到一个城市都会遇到不同的城市法规,这是因为城市有立法权,这在中世纪自由城市就是如此,因为这些城市有主权,立法权就是主权之一部分。纽约市是荷兰殖民者成立的殖民地政权。 1647 年荷兰殖民者彼得·史戴文森就任市长,那时的纽约叫作新阿姆斯特丹,是荷兰改革教会下的一个法人。 1652 年得到荷兰皇室特许,在 1653 年正式 incorporated 。在欧洲,你要是看看城市的历史博物馆,就不难发现这些中世纪就有的自由城邦民主传统。当然,那时候有投票权的是有财产的男人,是商人的民主,是资本主义民主。所以,今天西方主导的世界文明也叫作资本主义民主文明。美国独立的时候,投票权仅限于财产的白人男子,就是这种欧洲文化历史的延续。

结社是一种特权,民主是结社运作形式,所以民主也是王室特许給结社团体的特权。你不是这个团体的成员,就没有民主的特权。欧洲早期民主特权属于僧侣阶层和商人阶层。前边讲到两种延续至今的法人,僧侣社团法人和市政法人,但是,今天法人形式最多的是公司。近代商业公司法人的起源是帝国殖民扩张的产物。如今在加拿大上档次的购物中心都有海湾百货( The Bay ),这家公司是 1670 年英国皇家特许成立的哈德逊海湾公司,是开拓北美殖民地的公司。 1600 年底,英国王室特许成立英属东印度公司,特许这个公司垄断好望角以东的远东海洋贸易,这是英国最早的股份公司。 1602 年荷兰皇室特许成立荷兰东印度公司,特许这家公司亚洲殖民拓展的 21 年的垄断权。英国皇室特许英属东印度公司垄断亚洲贸易,荷兰皇室特许荷兰东印度公司垄断远东贸易,那么,究竟谁来垄断,当然是拳头说话,最后是两个公司在亚洲划分殖民地势力范围。

1776 年,亚当·斯密发表了著名的《国富论》,古典自由市场经济学取代了重商主义成为主流经济学,帝国的贸易政策也因此发生了变化。 1844 年,也就是第一次鸦片战争以后,英国国会通过了合股公司法,允许成立非皇家特许的公司。皇家特许公司今天是国会特许公司,如导致次贷风波的房利美和房贷美公司就是美国国会特许公司,美联储也是国会特许公司。加拿大国会特许公司叫作 Crown Corporation 。鸦片战争以后,华裔来到金山,学会了社团法人的形式,注册了中华会馆,至今是唐人街举足轻重的法人。

学习西方公民社会和民主社会的生活,就得熟悉这种法人结社的运作。如参加祝酒师国际,在俱乐部里担当一个官员职务。参加自己选区的政党活动,参加市政会议,参加地区社团活动。这些运行模式是一个模子出来的,熟悉这些民主文化,对公司内部往上提职很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