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之尊严

Xiaoming Guo 郭晓明

 

歧视,就是掌握社会和经济资源或者政治权力的人,区别对待不同的人群,剥夺了被歧视人群的平等权利,即社会有贵贱之分,掌握资源和权力的人有高贵的社会地位,被歧视的人处于卑贱的社会地位。而形成这种现象的历史根源,主要源于对劳动的鄙视。奴隶主强迫奴隶劳动就是对劳动的鄙视。工头监督苦力劳动是对劳动的鄙视。因此,只有培养尊重劳动热爱劳动的公民,才能建设一个没有歧视的社会。因为歧视本质是划分等级,划分等级本质是鄙视劳动。当劳动人民得到尊重的时候,我们就能逐渐演化出一个没有歧视的社会。

 

敬业是在自己工作岗位上热爱劳动,对自己的劳动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我们不仅仅应该提倡在职位上热爱劳动,也应该在家庭生活中提倡热爱劳动、在学校热爱劳动。从小培育热爱劳动的道德观才能为社会准备敬业的人材。而要从小培育热爱劳动的习惯,就得全社会尊重劳动。敬业是职业道德,敬业追求的是职业理想。尊重劳动和热爱劳动是人生价值,是人生理想。

人类区别于动物,在于人有意志,有主观能动性,是意志行为主体。动物适应自然环境,人类按照自己的意志改造自然环境。改造自然环境的人类活动就是劳动活动。劳动是贯彻人类意志的改造世界的活动。

对劳动的科学认识是科学经济学和管理学的基础。陶渊明《归去来兮辞》就对男耕女织的劳动给予赞赏。当劳动是劳动者自由意志的体现的时候,劳动本身就是对人自身的肯定,劳动本身就是幸福。鄙视劳动是否定人类的反科学的观念。在野蛮时期,劳动是生存的必需,不劳动人类群落就会有灭顶之灾。今天也一样,大家不劳动也是人类的灭顶之灾。奴隶制度下,劳动是痛苦的,原因是奴隶主把奴隶视为财产而不视为人,劳动不体现劳动者的意志而体现奴隶主的意志。封建社会劳动是痛苦的,也是因为劳动者失去了掌握自身命运的力量,劳动不体现劳动者意志,而被逼用于实现统治者意志。资本主义制度下劳动也是痛苦的,原因是劳动被看成对机器的补充,体现的是资本的意志而非劳动者的意志。也就是说,在奴隶制社会、封建主义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下,劳动者在生产过程中被剥夺了人的基本尊严,他们的劳动不是自身意志的体现,他们的技艺也不是劳动者自我我实现的聪明才智的发挥,而是失去了人格的做为被统治的物来实现统治者和资本的意志的资源,劳动者在生产过程中被物化被非人化。这是五千年私有制社会鄙视劳动以劳动为卑鄙的历史原因。指望在私有制社会中消除歧视现象是不可能的。

企业管理学,就是关于企业内部人的行为的科学。一个有劳动尊严的市场经济的企业管理真谛,在于调动企业职工的主观能动性,发挥他们做为人的聪明才智。在一个合情合理的市场经济中,生产的主体应该是人,而不是机器和资本,机器和资本应该由人来支配。但是,资本主义社会正好颠倒了过来,资本是生产的主体而工人在雇佣关系下做为物(资源)进入生产领域,工人在生产中不允许有自身的意志,而只能服从资本的意志。美国科技最发达,生产率最高,但由于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监狱人口却最多,头痛药市场最大,精神病咨询市场最大,教会最多。基督教教义要求人要放弃自己的意志而服从上帝的意志,放到企业中就是工人要放弃自己的意志而服从资本的意志。这就是异化,资本是固化的劳动,固化的劳动主宰了劳动,人创造了资本反而被资本奴役。

资本主义制度下劳动虽然创造价值,但劳动本身成为人人避免的痛苦,因为劳动者被剥夺了人的基本尊严,劳动者被降格为物,降格为机器的附属件。在一个没有歧视的社会中,劳动不但创造价值,劳动本身也有价值。劳动本身应该是人自我实现的途径,是人发挥聪明才智的活动,科学的管理学就应该把企业办成职工发挥聪明才智自我实现的平台。生产过程应该体现出职工生命的意义。

企业创造的价值并不是利润能够完全体现出来的。社会主义企业赋与劳动工人以生命意义,并发挥他们的才智,这本身就是一种人生价值。把工作和生活截然割裂,认为工作是痛苦生活才能快乐的截然分割的观念,是否定人类的观念。好的管理,应该使得劳动工作本身是一种生活,是一种有激情有乐趣有生命意义的活动。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最重要的是生产关系。随着人类进步,生产社会化程度增加,人与人之间的生产关系相互作用更强。有了“尊重劳动和热爱劳动”的价值观,在生产过程中体现这种价值观,就建立了平等的没有歧视的生产关系。这是建立健康的多元文化社会的基础。

一个尊重劳动和热爱劳动的人,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一个有尊严的人,一个不歧视他人的人。家庭学校公司社会要提倡尊重劳动和热爱劳动,才能建设一个没有歧视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