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全球化——21世纪的卢德运动

Xiaoming Guo 郭晓明

 

安大略省剑桥南厂直销商场内的加拿大工业革命遗迹。剑桥是加拿大的曼切斯特,以宏河水轮动力通过皮带和木轮传动的工场

 

卢德运动,是十九世纪初欧洲一场砸纺织机的运动。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英国发生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美国奴隶种植园种植的棉花,运到英国纺纱织布,而英国的机织布销往世纪各地。美国的新奥尔良港和英国的利物浦港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重要贸易港,是英国资本主义建立的宗主国殖民地经济结构,大工业需要殖民地的原料和殖民地的市场。机织布的生产,使得大批手工织布的工匠失业,因此,他们发动了卢德运动反对工业革命,反对机器,反对机器生产。工匠好歹是一门手艺,他们生活要比农民好多了,但是,农民一进工厂变成工人,就能生产出比手织布更好更便宜的机织布,工匠的社会地位瞬间崩塌。怎么会落得比穷工人还不如的生活呢?

机器的诞生在于分工,手工作坊把工作分成一个一个工位,每个工位重复操作一个简单的工序,这种细分的工序为机械设计提供了基础。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就把分工作为生产力进步的重要因素。现代大生产,就是生产的社会化,就是分工细化使得一个产品不可能由一个家庭作坊来完成,而是由社会运作来完成,如棉花在美国奴隶种植园种植,纺纱织布却在英国的曼切斯特,这就是全球分工。

全球化是世界分工的结果,是生产力进步的结果。美国的品牌商,法国的设计师,日本的机器专利,新疆的棉花,孟加拉和越南的衣厂,全球营销的沃尔玛,这就是全球化的世界分工。但是,自从特朗普上台以后,全球化就被逆转了。首先是断供华为,美国以司法武器重整全球芯片产业链,要把中国踢出芯片产业链的全链条,把已经细化的全球分工粗化为美国占大头占垄断地位。如此就切割了全球市场,美国市场和中国市场被切割了,所谓脱钩,这就是生产力的退步,生产力的退步必然降低生活水平,必然导致通货膨胀。效率降低了。本来一块钱能买的东西,现在要两块钱来买,因为原来的生产力水平被压低了,效率降低了,原来一块钱能生产的东西现在要两块钱才能生产了,原来机织布不生产了,返回去生产手工织布,价格能不贵吗?所以,去全球化就是21世纪的卢德运动。

卢德运动成功了吗?机织布让位于手工织布了吗?去全球化能成功吗?发达国家人民做好持续通胀的心理准备了吗?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发达国家是真的已经做好通胀准备了。2018年,法国黄马甲运动,只因为油价上涨。2022年油价上涨比2018年高多了,却没有黄马甲运动。看来欧洲是知道的,乌克兰战争,欧洲支持乌克兰,就要做出牺牲,就要承受高油价。那么,和中国脱钩导致通胀呢?可能西方也有心理准备了,他们宁愿全球经济倒退,不愿意看到美国失去霸权地位。十九世纪卢德运动失败了,二十一世纪去全球化运动就能成功吗?

很多人以为,资本主义源于工业革命,那是错误印象。其实,资本主义源于全球化。最初建立西方资本主义的不是产业资本,而是贸易资本,是航海贸易全球化的资本。西方资产阶级积累资本的第一桶金,源于贸易,而非工业革命的产业。第一次工业革命发生在18世纪,而航海大发现发生在15世纪。哥伦布在15世纪末发现了新大陆,欧洲人忽然拥有了美洲的金银矿产资源,有了东印度公司,有了远东航海贸易,有了中国丝绸、茶叶和陶瓷的航海贸易,有了北美的皮毛贸易,以及利润丰厚的非洲奴隶贸易和对华鸦片贸易。为了分担海洋贸易的风险,荷兰发明了有限公司,有限公司至今是资本主义占主导地位的商业模式。欧洲海洋贸易港口城市成立了汉萨同盟,发展了服务业海洋贸易的保险业和金融业。汉萨同盟的海港城市,如汉堡、伦敦、哥德堡、阿姆斯特丹等等,建立了不受王权管辖的独立主权城市,这些城市有自己的警察武装,有自己的立法机构,有自己的法庭,自己议会选举的市政政权,即一整套的资本主义政治经济体系的建立,都源于贸易资本。波士顿商人抗议茶税导致美国独立战争,茶税是英国对殖民地商人征收的进口中国茶叶的关税,是波士顿商人茶叶-白银-鸦片三角贸易的关税。美国资本主义国家先有贸易资本建立资本主义国家,才有后来的美国工业革命。航海贸易即全球化,航海贸易建立了资源全球配置的基础设施,才有了后来的工业革命,才有了工业化和现代化。全球化是工业化大生产的前提。

中国改革开放启动的工业化进程始于沿海乡镇的三来一补,原料市场两头在外,这就是全球化,就是资源全球配置,就是世界分工。可见中国过去40年工业化进程完全依赖全球化。20世纪末的信息革命,大大促进了全球化进程,由于信息技术的发展,大大降低了世界分工的交易成本,那时候外包成为时髦的新的商业模式,一个公司把许多非核心业务都外包给其它国家加工制造,甚至出现了品牌商,专注市场营销,把制造全部外包出去,中国就是这样生产了许多名牌服装和鞋,品牌商没有自己的工厂,他们只做市场时尚,坐收品牌专利。伴随着信息化促成的全球化,是美国金融垄断实力的上升,美国顶尖人才和顶尖信息技术全部进入金融业,金融业的盈利,就是实体经济利润的压缩。美国华尔街玩起来钱生钱的游戏,制造业纷纷流出美国。由于美国金融垄断的地位,无论全球经济发生什么危机,美国经济都是最强劲,危机越大,越频繁,美元收割全球财富就越快越多。拉美债务危机,美国华尔街赚得盆满钵满。亚洲金融危机,索罗斯赚得不亦乐乎。即便是发生在美国的纳斯达泡沫破裂,也是收割了欧洲美元,让美国坐上了互联网经济的皇位。美国制造地区紧张和战争,也是制造局部经济危机,也是美元收割全球财富的套路。

地缘政治的转折点发生在2008金融海啸。2007美国次贷危机,华尔街几乎破产。这次美国没能收割到足够的财富让美国走出危机。2009年奥巴马就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实际上就是第三次鸦片战争,就是要设法收割中国财富以填补美国2008金融海啸的坑。从2009到2018十年里,美国用尽各种方法挤压中国,试图让中国经济崩溃,结果是经济危机问题一直拖延没有解决,因为觊觎中国财富的战略没能得逞。特朗普上台后公开对华贸易战,结果发现也不凑效,原因是中国制造已经在全球经济供应链中。美国的如意算盘是,当年冷战战胜了苏联,今天冷战就能战胜中国。中国和苏联不同的就是,中国经济钻到西方铁扇公主的肚子里了,怎么打都打不着。因此,只要和中国脱钩了,中美关系就和冷战期间的美苏关系一样了,美国就可以再施冷战故技如压垮苏联那样压垮中国了。因此有了与中国经济脱钩的战略,有了现代卢德运动的去全球化。

对苏联解体有各种解释,一种解释是苏联变色了,自己腐蚀了自身;一种解释是陷入阿富汗战争泥潭了,栽到帝国坟墓里了;一种解释是和美国星球大战军备竞赛,让苏联陷入大炮和黄油两难境地,而美国军火商则有全球军火市场,最终压垮了苏联。所有这些因素都对苏联解体有作用,这些解释也是事后解释,并不是预测。苏联变色,不就是变成西方阶级固化,变成两极分化嘛,这和西方一样。战争泥潭说也是存疑的,美国如今军费开支占全球一半,不是战争泥潭也是战争泥潭了。军备竞赛赛的是科技领先地位,苏联是第一个送宇航员到天空的国家,当年苏联科技不是领先美国,至少也是与美国旗鼓相当。长期的历史趋势的预测,必然是根据经济发展动力来判断。冷战期间两大阵营,东方阵营是计划经济,西方阵营是市场经济。就人民安居乐业而言,东方阵营没有失业之说,没有养老之虞,但西方市场经济使得资本积累和经济发展更快。即以当年信息化程度和生产力水平而言,以同样的技术水平和技术能力,市场经济比计划经济生产力水平更高。西方阵营冷战中战胜东方阵营,得益于中国加入了全球市场,得益于全球市场经济的全球化的扩张。全球化孕育了西方资本主义,全球化也使得西方阵营在冷战中战胜了东方阵营。

中国会变色吗?变色了又怎么样?不就是变成西方资本主义吗,成为资本主义列强一员吗?不就是实现了李鸿章张之洞的洋务运动的愿望吗?以今天中国的工业水平和经济体量,变色了也完全可以告慰洋务运动的先贤了,也可以弥补中国资产阶级革命落后于日本明治维新的遗憾了。变色了,中国就是列强之一,中国就会在国际政治中玩赢者通吃,以PPP计算中国的经济体量早就高于美国,中国经济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已经超过美国。当然,中国变色也是人类的悲剧,为什么国际政治秩序就必须有个霸权,就必须要赢者通吃,就不能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呢?人类进步在哪里?苏联解体以后,苏联变色以后,发生了科索沃战争和现在的乌克兰战争。如果中国变色了,战争风险会倍增,日本明治维新成功后不是侵略亚洲各国吗?让中国变成西方资本主义列强之一,对世界各国有什么好处?对欧美发达国家有什么好处?中国不称霸,也无意称霸,但是,一旦美国颜色革命成功让中国变色,中国就会采纳西方意识形态,就会称霸。当年苏联科技也曾领先美国,还是被美国称霸了。今天美国科技暂时领先中国,但其命运会和前苏联一样。如果西方颜色革命成功了让中国变色了,中国在国际政治中就会划分盟友和对手,和俄罗斯组成联盟,上合组织变成军事联盟,那就是取代美国称霸世界呀。中美对抗,因此也是和平与战争的对抗。美国要战争,中国要和平。中国求发展与世界人民谋幸福的利益相一致,合作共赢是利益一致的外交政策。美国霸权利益与世界人民利益相悖,多行不义必自毙。中国不易帜,不走邪路,不忘初心,是中国人民的福气,也是世界人民的福气。

地缘政治中,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中国对外政策就是互利双赢,就是愿意与所有国家,不论意识形态和国家体制,都平等互利,互利就是双方都有利益,这是要与所有国家都成为朋友。美国霸权的外交是赢者通吃,因此划分敌我,划分盟友和对手,损害对手的利益,让利给盟友。但是,中国的对外政策是最有利于全球市场经济的,是最符合全球化治理的国际交往原则。因此,中美对抗,就成为全球化与逆全球化之争,就变成了中国还在持续推进全球化,而美国实施逆全球化和去全球化。美国现在使用更多的国家力量如军事、上臂管辖的司法、经济制裁等政府手段干预全球经济,扭曲市场价格机制。而中国则在保障中国经济安全和防止国际金融垄断资本收割中国财富的前提下,允许比美国更多的经济自由。由于美国以国家安全为借口限制了中国公司在美国市场的发展,但是,美国各大公司依然可以在中国经商。就今天的局势而言,就中美新冷战而言,美国站在的是冷战时期苏联的位置,站在去全球化和政府干预经济的位置上,而中国站在冷战时期的美国位置,以一带一路推进经济全球化,推进市场经济全球化。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中国双循环战略,其内循环是应对美国技术封锁和脱钩战略的防御手段,其外循环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持续推动全球化。或许中国的科技水平和美国还有差距,尤其是芯片领域,美国有霸权地位。但是,脱钩以后,美国科技发展失去中国市场以后,其科技发展必然放缓。全球化孕育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全球化也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基础。美国去全球化逆全球化必然阻碍其第四次工业革命进程。中国坚持有外循环,坚持全球化,这是中国第四次工业革命将脱颖而出的基础。高科技比大工业更需要全球市场。中国自身就是最大的一个统一市场。中国和东盟高铁通车了,中国和东盟就是一体化的市场,就是世界最大的市场。

美国去全球化是一场现代的卢德运动,这场卢德运动是压制中国的战略。全球化孕育了西方资本主义,去全球化就是西方资本主义自掘坟墓。发展是硬道理。全球化促发展,去全球化是开倒车。世界潮流浩浩荡荡,其推动力就是经济发展。正如当年卢德运动没能成功一样,美国今天压制中国的战略也必然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