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中国水墨带进迪士尼,惊艳了好莱坞,成为一代传奇

 

在几天前,大洋彼岸的美国掀起了一股“怀旧风”。在一部名为《Tyrus》的纪录片中,华裔动画师黄齐耀(Tyrus Wong)的传奇故事,打动了无数人的心。

 

 

说起黄齐耀,知道的中国人寥寥无几。然而在美国,他的名字却和一只迷人的小鹿紧密相连。

 

 

1942年,动画电影《小鹿斑比》(Bambi)上映,继《白雪公主》(1937)、《木偶奇遇记》(1940)、《幻想曲》(1940)、《小飞象》(1941)之后,成为迪士尼的第5部动画长片。

 

《小鹿斑比》历年各地区各版本海报

 

在人们的印象中,斑比是一只羞涩、可爱的小萌鹿。

 

但 其实,斑比是只公鹿,电影的后半段,母亲的去世结束了斑比的童年,他开始独自面对伤害、恐惧和死亡……

 

 

要知道,电影上映时正是“二战”最紧张激烈的时刻。迪士尼的工厂被征为军用,就连米老鼠也穿上了军装。斑比成长之路的艰辛与伟大,也打动了备受战争煎熬的人们。

 

《小鹿斑比》是迪士尼早期最成熟、最有意义的一部电影。多年之后的《狮子王》,就从《斑比》中吸取了很多养分。

 

在迪士尼内部,辛巴被称为“非洲的斑比”

 

60多年过去,斑比已成为迪士尼最经典的动画形象之一。然而很少有人知道,电影中那些美妙的画面,实际出自华裔艺术家黄齐耀之手。

1910年,黄齐耀出生于广东省台山市,9岁便挥别母亲和姐妹,与父亲登上驶向美国的轮船。

初到美国的黄齐耀,因为1882年出台的“排华法案”,被拘留在旧金山天使岛。

幼年黄齐耀

 

“我吓得半死,一直哭。我不会说英语,每一天都很折磨,很痛苦。” 幸好,他事先背好了口供,用假证件混过审讯,在被关押了3个星期后,终于和父亲团聚。

初中时,黄齐耀对学校的课程毫无兴趣,反而迷上了画画。然而,走艺术的道路,对于当时在美国的华人来说,简直是痴人说梦。

 

青年黄齐耀

 

“对20、30年代的美国华人来说,你可以去洗衣店工作,可以当男仆,可以去餐馆打工,成为一个艺术家是根本不可能的。”

16岁那年,父亲为成全儿子的艺术梦,东拼西凑了90美金,将黄齐耀送进奥蒂斯艺术学院。在那里,他一边接受正统的西方艺术训练,一边研习宋代的水墨山水。家里经济拮据,他只能用毛笔蘸水在报纸上一遍遍地练习。

 

 

毕业后,为维持生计,黄齐耀和几名朋友合伙开起了中餐馆。在这家名为“龙岩”的小店里,所有的门牌、装饰、菜单,甚至火柴盒,都出自黄齐耀之手。

 

1938年,黄齐耀进入了迪士尼,担任“中间画师”,在关键定格画之间,把角色的动作填补连贯起来。

这个工作枯燥、乏味,“每天到最后,自己的眼睛都快要掉出来了”。

 

 

此时的迪士尼,正为《小鹿斑比》头疼不已。以往,迪士尼走的是欧洲巴洛克风,对于大自然的描绘强调细致、写实。

 

对鹿写生的迪士尼画师们

 

比如《白雪公主》,树叶、草丛都画得十分精细。

 

可到了《小鹿斑比》,如果按照以往的办法,可爱娇小的斑比,大概会被繁芜丛杂的森林淹没吧。

解决这个难题的,正是年仅28岁的黄齐耀。他利用下班后的时间,绘制了几百张草图。

 

借鉴宋代山水画的风格,寥寥几笔画出千枝万叶

 

艺术总监Tom Cardick看到他画的草图,大大惊艳了一把。就连大老板沃尔特·迪士尼,也被迷住了:“我喜欢这种不确定的质感,森林的神秘质感。”

此后,黄齐耀几乎参与了《小鹿斑比》制片的每一个阶段,“他创造了一个艺术方向,这在以前的动画中从未出现过”。

 

中国写意水墨的风格背景

 

然而,黄齐耀并没有得到迪士尼公司的尊重和认可。他从没见过沃尔特·迪士尼,在演职人员表中,也仅仅作为“背景”艺术家出现。

 

 

1941年,在一场激烈的员工罢工后,黄齐耀被迪士尼解雇了(尽管他并没有参与)。一年后,他加入华纳兄弟美术部门,成为一名电影概念插画师。他绘制的电影场景,完美地展现了故事氛围,常常给予导演们帮助和启发。

 

除了担任插画师,黄齐耀还设计过圣诞节卡片,很多都具有中国的水墨画风格。其中有一张甚至发行了100多万张,是当时的最高纪录。

 

 

1968年,黄齐耀从工作了26年的华纳兄弟退休。在晚年,他开始制作带有东方特色的风筝。每到周六,他都会到海边,放飞自己设计的作品。

 

岁月流逝,客居他乡,这些风筝也寄寓了老人对故土的怀恋吧。

黄齐耀在90多岁高龄时,才收获了迟来的荣誉:2001年,他获封迪士尼“传奇人物”;2006年,他获得动画领域的最高荣誉之一——第33届安妮奖评审奖的终身成就奖;2008年,美国电影学会发表了“百年各类型电影十大佳片”列表,《小鹿斑比》在“动画电影”类别中荣获第三名……

 

2016年10月30日,黄齐耀离开了这个世界,享年106岁。

这位世纪老人,遭遇过贫穷,经受过歧视,却凭着热血与坚韧,用中国水墨惊艳了好莱坞,成为一代传奇。

 

正如他所说:“我总是能够看到事情美好的一面,而不被坏的事情所困扰,日复一日,每天都是一个艳阳天。”

 

来源:2017-09-20 环球人物 国家人文历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