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泪烟硝香舍丽,巴黎尽带黄马甲

Xiaoming Guo 郭晓明

(图:加拿大黄马甲运动)

着黄马甲,就半尺屏,漫卷潮来,酿天下风云几重?

慕民主魂,追普世梦,流民纵横,叹青史变乱多少?—-恒之

2018年5月,法国塞纳-马恩省一位女子在网上发动请愿,抗议政府对汽油和柴油征税,到10月中旬,这个请愿的网上签名突破30万。其后这个省的两名男子在脸书上号召大家在11月17日星期六堵路抗议,法国30万网民响应这一号召,在全国各个交通环岛和收费关卡设置路障,瘫痪交通。这是一场无组织无领袖的草根自发运动。这就是2018年的黄马甲运动。

法国法律规定,驾车必备黄马甲,车出事故的时候滞留路边必须穿耀眼的黄马甲。抗议油价上涨,穿黄马甲是最方便的选择。黄马甲运动有个规律,就是每个周六走上街头抗议。自11月17日以来,黄马甲运动持续不断,扩散到比利时,克罗地亚,保加利亚,埃及,台湾,德国,伊拉克,以色列,意大利,约旦,荷兰,巴基斯坦,波兰,葡萄牙,俄罗斯,塞尔维亚,突尼斯,还有加拿大。12月29日星期六,全加拿大各省市约定上午11点到各级政府举行黄马甲抗议。

加拿大黄马甲运动有三个主要议题:反碳税,反对签署联合国难民公约,要求建设石油管道。

黄马甲运动一场民粹运动,运动始作俑者,当属特朗普。特朗普当选就是美国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胜利,是草根反建制的胜利。特朗普“美国优先”“群主退群”就是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实施。群主都退群了,盟国政客们空洞的政治口号忽然成为朝三暮四的笑话,一场反建制反精英的草根运动应运而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场运动由来已久,只是11月17日以黄马甲面貌现身。这场运动在发达国家发生,大部分在盟友国家之间扩散。

值得警惕的是,黄马甲的民族主义也是一场反全球化运动,主要表现在反对巴黎气候协议和反对难民。除了美国是真正的民族主义以外,其它发达国家并非真正的民族主义,他们一如既往地支持美国霸权,把美国孤立主义对全球经济的祸害归咎于中国盗窃知识产业,归咎于难民。黄马甲运动不时显露出一些种族主义迹象,带有演变为种族主义的危险。

美国是巴黎协议群主,美国退群了。美国是太平洋合作伙伴群主,美国退群了。美国是联合国群主,美国不签署联合国难民公约。美国是北约群主,以退群要挟盟友增加军费开支。美国以力挺叙利亚反对派始,以决定从叙利亚撤军终。美国不愿意承担世界领袖责任了,但坚持要做世界霸权的盟主,正所谓坐着茅坑不拉屎。

加拿大无论是自由党还是保守党,都坚决维护美国盟主地位。自由党拥护的是建群的群主美国,继续推进太平洋伙伴关系,继续实施巴黎协议,签署联合国难民公约。保守党则紧随退群的特朗普,反对巴黎协议,反对签署联合国难民公约。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坚持加拿大的国际政治正确性,都玩身份认同国际政治,不论对错,只认盟友;一如既往地坚持维护美国霸权,在绑架孟晚舟事件中共同助长反华情绪蔓延。他们总是为美国错误行为找替罪羊,这是陷加拿大于不仁不义,把加拿大经济画地为牢的错误外交政策。

当美国要在联合国通过利比亚禁飞区的时候,加拿大高举人权坚决支持。如今中东炸烂了,难民危机了,保守党就不讲人权了,就要拒绝签署联合国难民公约了,就只讲国家主权和国家利益了。不讲道义只论利益,在国内对加拿大少数族裔的基本人权是一个危险,在国际上是对加拿大国际信誉的透支。究竟是加拿大的人权价值观重要?还是加拿大国家利益重要?能否鱼和熊掌兼得?面对中美贸易摩擦,加拿大再次面临国际定位的抉择。

二战反法西斯战争及其后的战后重建,推举美国为盟主既是道德高尚,也是国家利益所在,可谓两者兼而得之。二战后盟国经济高速发展,南北经济结构稳固,发展中国家永远无法突破中低收入陷阱,美国霸权周而复始的剪羊毛,加拿大跟随美国既实惠又有面子,在G7中混的不错。2008年金融危机,美国剪羊毛失败,变成反噬盟友,十年来反转,欧盟GDP跌到美国GDP后边,盟友为美国全球添乱买单,发达国家十年来经济停滞不前,无论政府还是家庭都是债台高筑。这是引发黄马甲运动的深层地缘政治原因。美国在中东要打谁就打谁,根本不用联合国决议,也不和北约商量,打了再说。而美国盟友们不论是非曲直,毫无保留支持美帝行径。自2008年以来,盲目支持美国对外政策已经违反了加拿大人权价值,也牺牲了加拿大国家利益。

如果加拿大在中美贸易摩擦选边站队助长贸易摩擦,把国际秩序往冷战坑里推,则即违反加拿大和平理念和价值,也损害加拿大经济利益。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全球,而中美任何一国倒下之前,必定要导致许多其它国家经济崩溃,加拿大难以独善其身,通用关闭奥沙瓦汽车厂和加拿大石油价格危机都是前兆。中国没有能力令美国崩溃,美国也没有能力令中国崩溃,选边站队支持任何一方都必然会牺牲自身利益而毫无回报。加拿大必须认清2008年以来世界格局的大变动,不能再无条件支持美国的霸权行径。加拿大的地缘政治地位自然不能与美国为敌,但也没有必要与中国为敌,更无须助长中美之间的敌意。加拿大应该恢复六十年代的对华政策的态度,以保持对美国的盟国关系为前提,打破冷战坚冰,为中美互信铺设桥梁,这即符合加拿大人权与和平的价值理念,也符合加拿大国家利益。希望加拿大政客们认清现实,以人类和平计,以国家利益计,破除媒体对中国的偏见和妖魔化的呆板印象,在中美贸易摩擦中保持中立立场,公正客观看待中国崛起,推动中美和解和沟通,无愧于心,无愧于国,无愧于世界。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符合加拿大多元文化价值理念,符合加拿大人权价值理念,符合加拿大国家利益,符合人类共同利益。时代不同了,零和博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只剩下双输和双赢两种抉择,希望加拿大选择双赢外交战略定位。

(笔者2012年在巴黎繁华的香榭丽舍大街凯旋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